過午,路過熟識菜擔,準備收攤的老婆婆親切地向我招手示意,

期望廉價出清這天鮮採的芋梗。

 

綠梗切段,芋頭片薄,清水燜煮,是媽媽的家常菜餚,我倒不曾烹調過。

  

目光順著老婆婆手裡正挑揀整理的那束剩餘的、長短參差,

又經一早上冷風吹颳得無精打采的芋梗,

不知怎地,有那麼一絲想吃的欲望掠上心頭。

但,這味只我一個人愛,躊躇著買?或不買?

無意瞥見一旁躲在竹簍子裡十來顆去梗的小芋心,

念頭一轉,還是芋頭較受青睞,就全數買下了。


我常做蜜芋頭,用大甲檳榔芋來蜜,更好吃。

蜜好冰鎮隔夜,湯汁濃稠芋心綿密,我們家很愛這道甜食。

兒子欽點紅豆香芋紫米粥,當早餐或點心,冷食或熱飲,隨意。

有時,切小丁,與白米一起炊煮,飯裡飄著淡雅迷人的芋香,教人食慾大增。

女兒會挑一整碗,連爸爸的那份(清蒸,他不愛),無需佐料,也吃得津津有味。

也可與馬鈴薯同蒸,保持丁狀,拌成薯泥沙拉,多一層口感與滋味。

 

今晚,我想念媽媽簡單的味道。

 

隨意滾刀塊,薄油入鍋輕鬆翻炒,加水、蓋鍋,調文火燜煮片刻,

酌量細鹽即可,保留湯汁不要燒乾, 水水稠稠地,澆飯,好吃!

不過,少了主角芋梗,煮出來有幾分樣呢?

 

今天整理工作,稍忙,與數字奮戰一下午,腦袋有些渾噩,延誤了備餐時間。

正值成長期的兒子下課回來,餓虎似地要吃飯。 

唉呀!這才發現,一鍋白米竟還晾在旁邊涼快著!

怎辦? 這小子無飯不歡的。

此刻再淘米煮飯,電鍋慢郎中,要等上四、五十分鐘。

望著炒鍋裡半熟透的香芋‧‧‧

叮! 靈光一閃!

生米何不直接下鍋,一起翻滾吧!

 

作法:另起一鍋

香炒絞肉煸蝦米,芋丁米粒配珠貝,

黑白胡椒七味粉、醬油蠔汁來增味,

高湯一杯又一杯,米軟加蓋燜一會,

甜蝦蘿勒巧點綴,一鍋料理幸福味。

 

這道無梗芋頭變奏曲,兒子吃得好開心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mily 的頭像
emily

幸福手作時光

em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